代县| 永清| 本溪满族自治县| 上思| 河池| 额敏| 竹山| 上犹| 筠连| 彝良| 平乡| 鹰潭| 嘉禾| 嘉禾| 廉江| 科尔沁左翼中旗| 神木| 内乡| 六枝| 茂港| 长安| 上林| 合江| 鄂托克前旗| 樟树| 南平| 恩平| 沭阳| 原平| 东沙岛| 翁源| 房县| 富顺| 博鳌| 阿克苏| 连平| 霍邱| 集安| 房山| 玛多| 宜昌| 鄂州| 边坝| 东阳| 集安| 宁陕| 涞水| 哈尔滨| 依安| 通辽| 肥东| 琼中| 昌江| 南陵| 广河| 如东| 兴安| 中牟| 高陵| 烈山| 平谷| 射洪| 平川| 当阳| 调兵山| 大方| 太仆寺旗| 梁山| 崇阳| 科尔沁右翼中旗| 万年| 翠峦| 和龙| 麻山| 涞源| 楚雄| 上街| 牟平| 崂山| 长沙| 阳江| 桓仁| 景德镇| 钟祥| 昂仁| 阿克陶| 剑阁| 勐海| 寿光| 武夷山| 龙凤| 宽甸| 桂林| 抚顺县| 南岔| 灌阳| 台北县| 内黄| 丰顺| 吉县| 龙胜| 江门| 景县| 化隆| 汉南| 淮北| 大邑| 伊宁市| 阿坝| 连城| 元坝| 玛多| 大渡口| 桐梓| 峨眉山| 睢县| 繁峙| 蓝田| 醴陵| 灵寿| 固原| 牙克石| 沅陵| 闵行| 大渡口| 安泽| 高县| 夏津| 南部| 呼兰| 高邮| 莘县| 永顺| 金佛山| 萨嘎| 延安| 安多| 双流| 双鸭山| 荔波| 城步| 周至| 靖宇| 兴化| 呼玛| 邳州| 裕民| 昂仁| 霍州| 赣榆| 永济| 兴县| 民丰| 南通| 利辛| 秭归| 香港| 兰坪| 桐柏| 中宁| 岗巴| 霍林郭勒| 兴和| 巴塘| 赤城| 泸定| 宽城| 福建| 彰化| 布尔津| 双桥| 丹江口| 承德县| 岳西| 华县| 浑源| 互助| 府谷| 巴林左旗| 梅河口| 马关| 民权| 带岭| 铜梁| 乾县| 怀来| 昭通| 宾阳| 化隆| 栾城| 普兰店| 新宾| 青县| 松潘| 盐城| 资兴| 扎鲁特旗| 施秉| 昌乐| 古丈| 寒亭| 紫阳| 南通| 竹山| 墨竹工卡| 莒县| 沙圪堵| 河口| 古田| 凤山| 广西| 潮州| 株洲市| 万全| 息烽| 泸州| 台中市| 叶县| 平泉| 霍城| 寿光| 盱眙| 云龙| 越西| 汉阴| 天祝| 万源| 曲麻莱| 禹州| 芒康| 召陵| 永济| 扎囊| 黄龙| 云龙| 根河| 金溪| 八一镇| 井陉| 马尾| 南部| 甘洛| 郧县| 绥滨| 贵池| 青川| 杜尔伯特| 铁山| 云阳| 方城| 武陵源| 沂源| 安西| 邹平| 永寿| 阿城| 莱州| 京山| 化隆| 五峰| 商水| 沅陵| 通榆| 文山| 旋转魔球
要闻图片

央行上海总部提高货币政策“滴灌”效果

  2018年以来,人民银行上海总部会同有关部门认真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将深化民营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作为工作的重中之重务实推动。近几个月来,在辖内金融机构及有关各方的共同努力下,上海民营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工作形成了“多方联动、整体推进”的良好局面,取得了初步成效。各部门政策措施不断细化完善  上海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民营和小微企业发展工作,先后召开民营企业负责人座谈会、举办促进民营经济发展大会,研究部署支持民营和小微企业发展。人行上海总部、市金融工作局等相关部门通过召开专题座谈会、开展现场调研等形式,广泛征求民营企业金融服务工作意见,全面支持民营企业发展。  2018年7月初,人行上海总部会同金融监管部门以及市发改委、财政局共同转发五部门《关于进一步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意见》,并通过完善融资支持机制、加强部门间沟通协作和政策协调等方式推进落实,将“几家抬”落到实处。与市财政局、市人社局修订完善创业担保贷款政策和促进就业小微贷款贴息政策。密集走访市科委、市工商联等部门,在提高货币政策工具“滴灌”效果、降低银企间信息不对称、改进政策效果评估等方面加强沟通协调。支持金融机构上线企业服务云,推动银企建立直接沟通渠道,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质效。强化多方联动,已有60家在沪银行机构与市税务局开展银税合作,有42家银行与市中小微企业政策性融资担保基金签署合作协议,发挥政策性担保基金撬动作用。  2019-01-24,人行上海总部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民营企业和科技创新企业金融服务的实施意见》,从4个方面提出20条具体实施意见,指导各金融机构提高政治站位,主动担当作为,创新工作思路,提升对民营企业和科技创新企业的金融服务水平,推动上海民营经济和科创中心联动发展。人行上海总部还与市科委达成建立战略合作关系的共识,拟从优化科技金融生态、增加有效金融供给、规范银行服务标准等5个方面加强合作,发挥协同效力。  人民银行全面贯彻落实政策措施  为充分发挥支小再贷款、再贴现等货币政策工具的引导作用,2019-01-24,人行上海总部组织召开金融机构支小再贷款专题座谈会,指导金融机构迅速摸排需求,主动对接聚焦科创、先进制造等重点领域信贷投放。截至2018年12月末,上海支小再贷款余额77.85亿元,同比增长127.6%,发放对象范围首次覆盖至大型城商行——上海银行,直接惠及民营、小微企业近2000户。同时,人行上海总部进一步加大再贴现业务对小微、民营企业的支持力度,2018年全年共向25家金融机构办理再贴现11027笔,金额378.67亿元,其中95%以上为民营、小微企业票据,直接受益的小微、民营企业过千户。人行上海总部还积极配合总行开展中期借贷便利质押品管理工作,全年累计接收并有效管理全国11家商业银行提交的小微企业贷款和绿色信贷资产近70万笔,获取信贷资产质押品总金额8535亿元,总行据此以中期借贷便利发放流动性3686亿元。  为加大对民营和小微企业流动性纾困的工作力度,2018年8月以来,人行上海总部加强沟通协调,完善工作机制,与有关商业银行建立流动性纾困工作小组,针对多家民营企业开展有针对性的流动性纾困工作,稳定民营企业银行信贷支持,防止因银行盲目抽贷、断贷对经营良好的民营企业造成流动性困难。  同时,按照总行统一部署,人行上海总部遵循市场化、法治化原则,积极会同上海市政府有关部门,动员上海地区金融机构推动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在上海地区加快落地。截至2018年12月末,上海地区已成功发行4单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发行规模达16亿元,同期创设3.2亿元信用风险缓释凭证。  金融机构支持措施各具特色  运用科技手段,创新产品模式。兴业银行上海分行推出“税收贷”,浦发银行上海分行推出“科技创客贷”,广发银行上海分行推出“快融通”,宁波银行上海分行推出“快审快贷”,邮储银行上海分行推出“科技履约贷”,上海银行积极打造供应链金融和科创金融等特色业务,满足民营和小微企业多元化融资需求。  优化营商环境,提升服务效率。农业银行上海市分行建立重点民营企业审查审批“绿色通道”,推行“预授信”“平行作业”、优先办结等方式,逐步推广模板化运作,批量化、自动化审批,切实提升审批效率。上海华瑞银行深化科技赋能,通过嵌入银企直联、小微网银、大数据反欺诈、物联网、人脸识别等先进技术,承诺资料齐全前提下单笔贷款从申请发放到资金出账在1天内完成。  积极主动让利,降低融资成本。浙商银行上海分行着力以小企业“还贷通”系列产品为抓手,减少小微企业“转贷”成本,积极落实小微金融无还本续贷政策。渤海银行上海分行自主研发“自主月供”还款方式,减轻借款人前期偿还贷款压力。交通银行上海市分行合规收费、合理定价、强化管理,有效缓解企业融资贵。  健全激励约束机制,激发金融支持积极性。工商银行上海市分行调动行内各项资源,建立全方位小微信贷考核体系,通过激励措施强化对经营机构的引导和正向激励。南京银行上海分行创新设立“鑫鑫向荣”资产储备激励考核方案,运用资源倾斜化与考核差异化,达到引导效果最大化。

央行“买国债”可行吗?

  近日,财政部有关人士说,“准备研究将国债与央行货币政策操作衔接起来,……强化国债作为基准金融资产的作用,使国债达到准货币的效果”。央行能买国债吗?中信证券的明明债券研究团队指出,央行在一级市场认购国债是财政货币化,是法律明令禁止的,在二级市场参与国债交易属于金融同业行为和货币政策操作的一种。然而,由于目前政策的聚焦点在于“宽货币”向“宽信用”的传导,暂不需要通过直接购买国债和QE(量化宽松)的方式来进行流动性投放。  国债准货币化“后果严重”  “与央行购买股票不同,法律上对央行参与国债交易分情况而定。”明明债券研究团队表示,“《中国人民银行法》第四章第二十九条规定,人民银行不得直接认购、报销国债和其他政府债券,财政货币化、对政府财政透支是不被允许的,即禁止央行在一级市场中购买国债;但人民银行在二级市场上参与国债交易是央行货币政策工具的一部分,《中国人民银行法》第四章第二十三条中列示了中国人民银行为执行货币政策可以运行。”  明明债券研究团队同时指出,央行在二级市场买卖国债在国内外都有实践基础。“2000年到2003年,中国人民银行曾多次开展现券买卖操作,操作频率和投放规模均低于逆回购,属于辅助性质的流动性管理工具。现券买卖的并不仅仅局限在国债,专项国债、国开债和进出口债也在交易范围之内,期限以10年和7年为主。欧美国家在金融危机后的QE阶段都曾大规模购买本国国债,在零利率条件下通过购买国债实现流动性投放。”  但近年来,各国央行鲜有直接购买国债的行为。究其原因,明明债券研究团队表示,首先是央行货币政策数量工具的迭代;其次,相比于逆回购、MLF等操作,现券交易对市场的冲击更大。  该团队指出,由于流动性维持合理充裕,宽信用阶段需要财政和监管政策配合,短期内央行并无购买国债和QE的必要。“QE的前提是零利率或接近零利率,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大规模买入国债才不会对利率产生较大冲击。”该团队称,“当前我国利率水平仍然较高,现券交易的效果会大打折扣。通过现券交易来开展短期流动性投放并不合理。目前政策的聚焦点在于宽货币向宽信用传导,先前通过降准和OMO等操作已经将银行体系的流动性维持在合理充裕水平,暂不需要直接购买国债和QE的方式来进行流动性投放。”  有分析人士指出,国债准货币化后,地方财经纪律将形同虚设,不利于经济转型升级;央行货币发行机制将全面异化,利率传导机制也将发生变化,未来的国债利率形成将更多依赖政府“看得见的手”,进而形成某种意义上的“货币幻觉”,以及代际之间的分配不公。该人士同时指出,历史证明,赤字货币化往往最后演变为财政的“空手套白狼”,“无论是财政注资商业银行资本金,还是向中投公司提供资本金,本质上财政均没有出一分钱,而是由央行全部买单,但最终的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是财政部。财政的这种‘债转股’操作往往以象征性的成本完成。”  国债在货币政策工具中作用或提升  明明债券研究团队表示,展望未来,国债在货币政策工具中会发挥越来越多的作用,比如完善国债收益率曲线、国债的随买随卖、利率双轨制的并轨、债券利率与信贷利率联动等。  莫尼塔分析师也表示,目前国债以中长期为主,收益率曲线不能很好反映长短端利差。“2018年共发行国债3.54万亿元,其中1年期以下规模约1.07万亿元,占比仅30%。”该分析师同时指出,“由于国债利息收入免税,国债交易性需求有所削弱,在大量被持有到期情况下,资产未被盘活。2018年国债换手率仅为1.05,远低于政策性银行债2.5的水平。”  “从债务周期的逻辑来看,在以‘宽货币+积极财政’组合的公共部门债务扩张和私人部门信用收缩的背景下,从理论上说,货币政策通过各种渠道支持国债二级市场是一种政策选择,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配合也越来越常用。比如,2018年专项债集中发行期间,央行就通过MLF操作增加流动性供给。未来,货币、财政和监管政策组合拳下,通过现券交易方式支持中央、地方政府债券也是有可能的。”明明债券研究团队指出。  “无论是之前市场对央行购买股票ETF的热议,还是近期对央行购买国债的讨论,都反映了市场在连续5次降准后效果尚未显现的背景下,对货币政策进一步放松空间的遐想。”明明债券研究团队总结道,“这类政策猜想实际上暴露了市场对未来货币政策空间较为狭窄的预期,但又对货币政策进一步宽松寄予厚望的矛盾情绪。”
上证综指
20190121
2018年年终回顾与展望
特别策划
“影子银行”非“洪水猛兽” 但金融稳定仍是重中之重

“影子银行”非“洪水猛兽” 但金融稳定仍是重中之重

对于“影子银行”,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近日表态称,影子银行风险是四大重大风险之一,但他同时也肯定了其在金融体系中的合理功能和地位。

各地抢占金融科技高地 上海优势何在?

各地抢占金融科技高地 上海优势何在?

近日,《广州市关于促进金融科技创新发展的实施意见》出炉,明确广州金融科技发展重点,并提出加大对金融科技的扶持力度,利用金融科技加强金融风险防控等内容。

走进“进博会”
图片新闻